粉丝祝福祝范冰冰李晨幸福 范冰冰羞回:谢谢

作者:明星演绎

据台湾媒体报道,范冰冰和演员李晨因合作《武媚娘传奇》传出假戏真做擦出爱火,不过两人绯闻闹得火热却没有任何一方承认这段恋情。即便她多次被发现和男方疑似隔空传情的迹象,连好友黄晓明都亲口证实晨冰恋是真的,她也不肯松口认爱,近日出席活动又被问到恋情,回答却是暧昧指数破表。

1.没事儿,你没醉

周琳拿起手机,看刚收到的微信,是班群里老师发来的成绩,她毫不犹豫地打开,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。大一上学期已经结束,周琳渐渐地发现,她曾经想要摆脱的这门叫社会工作的专业,自己却开始喜欢。就像一个人,相处久了,会不断回味他的好,然后把他装在心里。

周琳想起的那个人,是范晓。

周琳上的是一所二本的师范院校,学的却是叫社会工作的非师范类专业。并不是周琳喜欢这所学校,或是喜欢这门专业,一切都取决于她的高考分数,天不遂人愿,只能服从调剂。周琳心里,一直都有一个叫做汉语言文学的梦,所以她上大学的第一个目标,就是想方设法地转专业。很多人听到社会工作,可能都会是一脸懵逼,所以总会有很多人不停地问周琳社会工作是个啥玩意儿,半年前的周琳一定会说:‘’未来就是在民政局给你办离婚证的。‘’但现在的周琳会说:‘’社会工作是持守利他主义理念,以科学知识为基础,用科学方法助人的职业性服务活动。不懂了吧?不懂不重要,我喜欢就好。‘’

范晓就是周琳的同班同学,社工班,一共有四十二人,但阴盛阳衰,男生只有六个,而范晓就是其中一个。范晓不是那种引人注目的男生,但也不算差,一米七五的个头,皮肤白白的,笑起来也会给人几分温暖,喜欢打篮球,在球场上就像换了一个人,倒也颇有风采。

周琳和范晓认识,是在一家KTV,那天晚上,周琳和舍友,当然也不止舍友,还有法学班,思政班的学姐学长,除此之外,作为社工班的稀有动物,范晓和其他男生也来了,一帮男男女女围坐在一起,喊酒的喊酒,划拳的划拳,唱歌的唱歌。

坐在周琳旁边的,就是范晓。周琳记得,是范晓先和她说的话。‘’你叫什么名字?",没等周琳回答,范晓又接着说:"会喝酒吗?我们来玩骰子吧,谁输了谁喝。‘’一轮又一轮下来,周琳右手边的空瓶子一个比一个多,周琳的脸越来越红,红得快渗出血来,周琳的酒量不错,只是容易上脸,范晓劝她不要喝了,但周琳是不服骰子的气,总想着下次输的一定不是自己。

最后,周琳的确喝高了,但她脑子里还有些许意识,算不上醉,顶多是飘,那个时候才刚开学,大家互相都不了解,当然也没人了解周琳的酒量,所以都以为她醉了,她的胳膊就被范晓和舍友举着,推推搡搡地,一摇一摆地回到了宿舍。

周琳喝酒以后,无论多或者少,最大的特点就是废话特别多,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要说,在回宿舍的路上,周琳不断地喊着,自己没醉,但越说自己没醉,越容易被别人误解为醉的已经一塌糊涂。周琳是后来才明白这个道理的。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,周琳踮起脚把手搭在范晓的肩上,一个劲儿地对范晓说:‘’我没醉,我真的没醉,你为什么不相信我?"说了一遍又一遍,听得周琳的舍友耳朵都起茧子了,但范晓却不厌其烦地解释::‘’我相信你,没事儿,你没醉,你还很清醒。‘’一路折腾之后,周琳大哭起来,一直哭,哭得没完没了,在周琳舍友不知所措时,范晓轻轻地抱着周琳,周琳愣了许久,把手绕到了范晓的腰后,那时的周琳,比喝酒后还断片儿。

以后周琳每每想起,除了尴尬,但也温暖。之后的她记得自己喝醉酒的丑态,记得没完没了的说话,记得那天的风有些凉,记得自己穿的裙子单薄,记得范晓轻轻抱了她,但她不知道,在她一次次努力搭范晓的肩时,范晓总是半蹲着,让她可以够得着,她不知道,当她第二天起来昏昏沉沉时,看到桌上的醒酒汤和醒酒药,并不是舍友留的,而是范晓早起买的。

范冰冰、李晨

2.不仅有范晓

那天晚上之后,范晓和周琳并没有发生什么甜蜜的故事,虽然同在一个班,但只是上课能见到,只是互相添加了QQ和微信,偶尔见面打个招呼,周琳想:过去就过去吧,无论是拥抱,还是安慰,可能都是礼节性地,没必要太尴尬。

某个下午,周琳的舍友王夏突然问周琳想不想去做兼职,发传单,一小时十块,周琳本来不想去,但被王夏拽着走了。周琳的舍友王夏,睡在周琳的对面,也就是那晚喝酒后,与范晓一起送她回来的人,当然,那天晚上所有发生的事情,王夏都看在眼里。所以总会拿这件事调侃周琳,做兼职的事情,周琳也没逃过这个侃。

让周琳没有想到的是,除了王夏和自己之外,班上的两个男生也来了,一个是张尧,另一个就是范晓。周琳抛给王夏一个眼神,意思就是自己体会。

四个人,两男两女,其实相处起来还是挺尴尬的,周琳对张尧也不是很了解,只是班上的人都说他有才华,看的书很多,看上去也文质彬彬。周琳马上反应过来,王夏老是提起张尧,周琳在心里感叹:真是犯起花痴来没个度。范晓今天都不怎么说话,即使说话也只说必要的,周琳不知道,是他心情不好,还是他的性格如此,与KTV的那晚,又是鲜明的对比。倒是全程,都是王夏和张尧在说话,两个还是比较合的来。一天下午结束了,四人都累的精疲力尽,但心里却很开心,四人一起约着去学校食堂最好吃的那一家,一人来了一份套饭,又来了一杯可口可乐,一齐大声欢笑着碰杯。

现在周琳回忆起来,嘴角依旧会微微上扬,她开始会想念那天的套饭和可乐,套饭和可乐食堂每天都有,但周琳之后却尝不出那样的味道,不仅有范晓,还有欢笑,努力后的充实与久违的简单。

范冰冰被问到现在感情状态,直言如果真的很稳定,再跟大家说。此话一出立刻就被怀疑,该不会是在暗示与李晨的感情尚在萌芽期,需要一些时间彼此磨合才能公开。此外,她也说有一天我想公开就公开,不想公开就不公开强调自己是个自主的个体,因此也会有独立的愿望,不会受到外界鼓噪影响。

3.我不敢一个人睡

周琳也不记得,什么时候和范晓开始渐渐熟络,王夏,张尧,范晓和周琳四人,不知道是不是高考束缚了骨子里的放荡不羁爱自由,上大学觉得应该尝试更多的东西,没事时,四人就在一起虚度时光,四人还建了一个群,每天在群里讨论晚上是吃烧烤,还是泡酒吧。

在周琳的印象里,她们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泡吧,周琳酒量好,几瓶啤酒下去啥事儿也没有,但范晓不行,周琳有时喝酒是因为开心,有时喝酒是因为孤独,有时喝酒是因为想起过去,借酒浇愁,但在范晓眼里,只要她喝酒,就是心里过不去一个坎,范晓试图劝过她,但却劝不了,范晓心疼她,所以明明一瓶啤酒就吐,但还是一次又一次陪着她,喝到她停为止。

相处的时间久了,渐渐的总会对彼此产生好感,王夏和张尧也顺其自然地在一起了,他俩在一起之后,偶尔会叫上周琳和范晓一起吃饭,但四人不再像以前,没在一起的时候,范晓和张尧总会把王夏和周琳当哥们,有什么就说,也不拘束,有时还会互相打打闹闹,但王夏和张尧在一起之后,都不一样了。王夏每天都出去约会,回来还春风满面,周琳有时不免觉得孤独,少了以前的热闹。

一天晚上,周琳在宿舍,手机突然想起,周琳拿起手机,看到"范晓"两个字,于是接起,电话那头首先是开了几句玩笑,接着就是邀请周琳一起去吃烧烤。周琳答应了,但却觉得不好意思,孤男寡女,但周琳性格开朗,以前也有很多合得来的好哥们,于是随便洗漱一下就出门了。

一见到范晓,范晓就嬉皮笑脸地说:‘’他俩谈恋爱,没必要牵扯到我俩,不带我们玩,我们自己也一样嗨,是吧?等下发照片,气死他俩。"一边说着,一边做出赌气的表情,周琳发现,有的时候范晓真的像个孩子,需要别人去宠着,去惯着,有的时候,又特别大男子主义,拧盖不能由女生来,钱还得抢着付,教女生打篮球,却从来不抢女生的球,所以周琳老是在一旁抱怨:‘’这样算打篮球吗?我问你。"范晓只是在一旁傻傻地笑。

其实范晓不是不爱说话,他的话也多,只是慢热,要和别人慢慢熟悉,才会有话说。

周琳和范晓边吃边聊,聊着聊着忘记了宿舍门十一点关这个重要的事情,当周琳抬手看表时,已经十一点半了,周琳一下纵起来,没有管还在说话的范晓,范晓也被吓了一跳,周琳把手表凑到了范晓眼前,范晓也呆了,周琳想:完了,即使翻墙进学校,也回不了宿舍,该怎么办?周琳慌了,范晓也慌了,但范晓是男生,不能慌,所以最后决定掏身份证开旅馆的是范晓。

周琳更尴尬了,走去旅馆的路上,一句话也没有说,范晓看出了她的犹豫,便说:"你怕什么,我又没喝酒,能对你做什么,更何况又不是我要和你睡一间?"听到范晓的嫌弃,周琳狠狠的踹了他一脚,范晓一边喊疼,一边跟上她的步伐。其实周琳不是怕范晓会做什么,是她不敢一个人睡一间房,这才是让她最尴尬的。

范晓开房的时候,开了两间房,但周琳鼓足勇气红着脸,结结巴巴地说:‘’我……我不敢……一个人睡。"话音刚落,范晓顶着老板娘复杂的目光,把两间房改成了一间。

于是,周琳和范晓躺在一张床上,床不是很大,但中间却隔了约有两个人的距离,彼此都小心翼翼。互相都没有睡好,等周琳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,被子全在她这一边,范晓身上什么也没有。

和范晓吃过早餐后,各自都走回了宿舍,准备补觉,还好是周末没课,但周琳前脚刚踏进宿舍,就看到王夏疑神疑鬼地走过来,‘’快说,干啥去了,老实交代,不然家法伺候。"说着,还哼笑了两声,其他舍友也不怀好意地看着她。周琳结巴地说:"去了一个朋友家,所以没有回宿舍。"王夏却不依不饶地说:‘’我可听说范晓昨晚也没回宿舍喔。"周琳真的想把王夏掐死,心想:这八婆。最后以张尧打电话给王夏收场,周琳倒也解脱了。

周琳睡在宿舍的床上,想起昨晚的事,心还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和上次喝酒之后一样,她知道范晓把被子让给了自己,却不知道范晓发烧,在医务室躺了两天,范晓不让别人告诉她。

而且,范冰冰虽然没有提到李晨的名字,也不讳言不排斥任何形式的恋爱,只要两个人有爱情,任何恋爱都可能成功。而范爷被问到这辈子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,直言是爱上一个人立刻引起全场骚动,不少人在现场就直接喊着李晨的名字,祝范冰冰和李晨幸福!对此范爷既没否认也没抗拒,只是笑着说谢谢,更留给外界许多想像空间。

4.一起回家

放国庆假之前,社工班整体出去调研,等调研回来之后,已经是国庆假的第三天,校园里已经空空荡荡,按照学校的要求,第四天一早,宿舍门必须全锁,该拿行李的一定要拿走,所以周琳在国庆假第四天不到八点就匆忙地离开了宿舍,但周琳的父亲要十点才能来学校接她回家,所以,周琳只能坐到学校的花坛边,默默地等到十点。同学们都是该回家地回家,该走的都走了。中途接到范晓的电话,范晓身份证丢失了,现在一样回不了家,所以就赶过来和周琳一块儿坐到花坛边。

终于等到了十点,周琳父亲的车停到了学校门口,周琳回头看看范晓,范晓正要说再见,周琳却和她的父亲介绍范晓,并要求父亲把范晓送回家,其实范晓家和周琳家并不顺路,相反还有很长的距离。

到范晓家的时候,正是饭点,范晓妈妈赶紧把周琳和周琳的父亲请到家里,周琳的父亲也没有拒绝。

周琳和父亲刚抵达的是范晓家的新房子,开火做饭还得穿过村子到老房子里吃饭,走进村子的时候,周琳的父亲和范晓的父亲走着,范晓的母亲和范晓还有周琳并排走着,村里一见到范晓的妈妈,就搭腔问好,周琳在话语间也能听出些门道,乡亲们都误会了她和范晓,把她当做了范晓母亲未来的儿媳,周琳红着脸,范晓倒是在一旁偷偷笑她。

饭桌上,范晓的父亲也误会了,还一直对范晓说,两个人在一起要互相鼓励,共同进步,周琳只差没把饭喷到对面的碗里。除此之外,范晓的父母还一个劲儿地夸她长得标致。

本文由澳门金沙线上娱乐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